• 球赛之前

    二十三点整,距离我要看的网球比赛直播还有一小时零五分,我拿起了《莲花》,它一直都躺在我的枕边,故事的内容深印在脑海中,在买到它的那一天夜里,也是二十三点的时刻,我花费了整个夜晚将它读完,然后再夜不敢去触摸,任由它躺在那里。

    当此时此刻我又一次把它握在手里的时候,依然心存忐忑,从《告别薇安》到《莲花》,安妮的每一本书都在刺痛我心,故事的走向熟悉得在脑海中徘徊了无数次,在触摸到文字的时候,不安依旧将我吞噬,因为我明白她写入了我的内心,她那么残忍地把我的胸膛扯开,把我的心掏出来,活生生的放在我的面前,我的胸口有一种撕裂的痛。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我,一心想要留在麒麟温暖小城的我,一直怀念欧阳金黄色微笑下安静的我,被她解剖得如此彻底!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骨子里也流淌着巨蟹的血让我的内心荡起那么大的波涛?

    [Read More…]

  • 梦 技巧 KTV

    在梦里,我身处在一个黑暗的西洋古堡里,第一个房间大概是那种用来举行宴会的地方,有着精美的水晶吊灯,长长的椭圆桌上对立着一些白色的蜡烛,跳跃的火花印入眼帘,还有几盆鲜艳欲滴的花。转眼进入一片黑暗,隐约地,可以看见前方有一扇门,我走过去推开,心里仿佛期待着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我应该是知道那东西是什么的?我有一种很强烈地感觉,当我看见它的时候,我一定知道那是我要找的东西!可是那是什么呢?那房间什么也没有,门所对的是一扇窗,窗外灰蒙蒙的,什么也没有,我很想走过去看看那窗外,有什么,那个我要找的东西会不会在窗外,可是一股很大的力量把门砰地关上,把我又一次的关在了门外,我开始跑,不知道晚上要跑,好象是在找什么,又好象是在逃避什么,我不断地推开一扇扇门,看到一扇扇窗,每一个门都不一样,每一扇窗也都不一样,一样的只是窗外灰色的大气,再接下来,我猛然醒来,呼吸急促,头痛欲裂。

    [Read More…]

  • 辛吉斯,我是不是不该爱你?

    6点,自然醒来。看了时间,距离闹钟响还有半个小时。6点就自然醒不是我的生物钟,只是因为今天早上7点有公主的比赛!手忙脚乱的把电脑打开,插上耳机,我看见MM的比赛,“还好!”我在对自己说,“我没有错过她的比赛。哪怕我要上班迟到也没有关系!”7点的时候还是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我有一点着急了,很久了,很久没有看见她打球了,很想念她嘴角的微笑,很想念她的挥舞球拍的样子!

    [Read More…]

  • 让悲伤离公主远去!

    上网的时候,看见群的公告说,公主比赛以6:3,6:1胜了,心中莫名一颤,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又是一场表演赛,这样比赛的定性于我来说就只有一个意义:我所能得到的仅仅是最后的战果以及几张不知何人拍摄的照片,可是无论如何,公主赢了。

    [Read More…]

  • 2005 掂着脚尖从身边划过

    一月,在一个雪夜,去人艺剧场看奶茶的《半生缘》,张艾嘉的声音至今都萦绕在耳边;和一个曾经的朋友联系,我依然可以谈笑风生;守在电视机旁等待辛吉斯的出现,却意外地爱上费德勒。

    二月,习惯了北京的暖气,才知道云南的冬天也好冷;教老妈直板横打;在雪地里和表弟表妹们扭打一团;看安妮的《清醒纪》,骨头里有一种撕裂的痛;在听说C的一些秘密之后,平静得让自己吃惊。

    [Read More…]

  • 又见辛吉斯

    在看比赛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很熟悉的身影--辛吉斯,这个唯一一个让我为了看比赛而守侯到午夜的人,第一次看网球,就遇到她的比赛,那时的她无人能敌,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她拿着球拍,高傲的走进球场,那仰起的下巴,自信的表情,一下子就进入了我的心里,从那一刻起,我就喊出了这样一句话:“辛吉斯,我为你狂!”

    [Read More…]

  • 我的2004

    每到年末的时候,总有人在回忆着自己的这一年,看着,听着,于是心痒痒地也想回忆一下自己的这一年,可到头来却发现只有最后的几个月的记忆是鲜活的,而之前的,似乎已经不在了。

    一月,为了李菊的复出,兴奋异常,就算在我最努力练球的高二也没有表现出对乒乓球如此大的热情,我期盼着在我的身边出现奇迹,希望在八月依然可以看见她矫健的身影。对于一个复出的人来说,季军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然而菊姐终于还是失去了远征雅典的机会,我的周围一片死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