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Queen’s Gambit (8)

    风声

    李宁玉重新穿上军装时,衣领藏氰化钾的地方空无一物,倒是上衣口袋里多了一个铁盒。原来放衣服的下面,还有一把手电筒。这手电看起来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Read More…]
  • 破茧开始?

    去年读了《勇气两部曲》,觉得与其看别人转述的阿德勒的观点,不如自己来读。今天读了50页,觉得这本书简直有毒,虽然他师从弗洛伊德,但是真的观点相差甚远。我喜欢他一上来就说身体和精神其实是一体的,并不需要非要一分为二的分开处理。

    [Read More…]
  • 小白

    昨天去取了小胖回来,一直觉得有一只轮胎被扎了,4S点居然不能补胎,搞得我今天还专门找了个地方去补胎,结果开过去人家拔出来说没有扎破,直接喷了点东西说开走吧。我真的是一脸懵逼。看来我还是一个小白司机,动不动就觉得轮胎有问题,不过在这种事情上我觉得还是要小心一点。改天约个胎压监测器吧。

    [Read More…]
  • 喝茶读书

    昨天把最后一杯咖啡喝完,今天开始消耗家里的茶叶吧,反正都是为了喝水而已,也许茶叶还更好些,而且咖啡因和茶多酚,反正我都会敏感到睡不着,差别倒是也没多大。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7)

    风声

    坐在办公室里的顾晓梦一上午都在心不在焉,一方面回顾着早上的吻,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甜甜的,之前每次对玉姐表达自己的心声,她总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和自己说那些大道理,如今在病房里终于卸下了防备,敢于回馈自己的一片真心,另一方面……“哎~”眼前的密电无心破译,那赵小曼突然在旁边阴阳怪气起来。

    [Read More…]
  • 泪点很低,笑点很高

    今天白天去大宁郁金香公园看了花,我突然发现我一直喜欢的品种名字记错了。

    [Read More…]
  • 恢复

    今天感觉开始恢复了,早起没有晕,伤口似乎也没有再流血,出去一趟感觉也还不错,没有之前特别疲惫的感觉,所以真的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吧。

    [Read More…]
  • 少年气

    昨天坐在车上和3G先生聊,我是否还有少年气,说当然啊。嗯,当然啊。我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做那个有亮眼睛的少年。昨天下午大概睡得太好了,晚上就睡得很纠结。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6)

    风声

    顾晓梦盥洗之后也端来了一盆水,准备给李宁玉擦擦身。解开的病号服,李宁玉的肩窝处还包扎着白色的纱布,已经没有血色了,干干净净的。顾晓梦不敢去掀开那肩窝的纱布,看到伤口,只是假装认真的擦身,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里弥漫着微妙的气息。

    [Read More…]
  • 休养生息

    最近几天早上都很早起来去医院,导致睡得非常不好。今天决定不输那么多消炎药水提前出院,回到家喝了鱼汤觉得快要困死了,就去睡觉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