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2004

    每到年末的时候,总有人在回忆着自己的这一年,看着,听着,于是心痒痒地也想回忆一下自己的这一年,可到头来却发现只有最后的几个月的记忆是鲜活的,而之前的,似乎已经不在了。

    一月,为了李菊的复出,兴奋异常,就算在我最努力练球的高二也没有表现出对乒乓球如此大的热情,我期盼着在我的身边出现奇迹,希望在八月依然可以看见她矫健的身影。对于一个复出的人来说,季军已经是不错的成绩了,然而菊姐终于还是失去了远征雅典的机会,我的周围一片死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