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样的风景

    如果不是左岸最近一直在和我要电台节目的文字,我都没有发现自己很久没有码字了。日子过得飞快,有时候一些感触也会涌上心头,但是很多时候都是一闪而过,没有机会记录下来,前两天看了一篇文,说那些动不动就写10w+阅读量的写手们,真的深入了解下来,也是辛苦非常。随时随地都要搜集素材,笔记本不离身,随时就要坐下来写东西。 [Read More…]

  • 2016,命运的心血来潮

    奶茶演唱会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这句做标题恰好,2016年对于我而言真的是有太多命运的心血来潮。五年前,我离开北京来到上海这个从未想到要来的城市,2016年我又远去了另一个从未想到要去的城市工作。

    1月,元旦的时候又去了彩色沙林,蓝天白云五色沙,照片拍得很喜人。见到了懵智和running man七人组。第一个月读书写字弹吉他坚持得不错,然而也只有一个月。 [Read More…]

  • 2017年计划

    给小手同学看和AA的合照的时候她说可以感受到我激动的心情,恨不得全世界都来分享,下一个目标是去纽约漫展看AA,她所你这样真的不错哎,感觉你每次实现愿望之后又有新的,我也觉得不错,所以一个愿望跟着另一个愿望,也可以逼着自己不断向前吧。

    2017年,我依然会给自己数字的目标,也依然努力变得更好。 [Read More…]

  • 吾欲上下而求索之2016年度书单

    1.琅琊榜(1.4-1.19)

    推荐指数:★★★★(满分为五星)

    书里的权谋似乎更潜一些,很多事情的发生并没有主角的出场。 [Read More…]

  • 【伪小说】收信快乐,双生子

    买早餐的时候,遇到一个不够零钱舍弃豆浆的小女孩,帮她付了钱,看到她心有余悸然后蹦蹦跳跳的走了,我开始觉得这一天美好起来。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愿意相信那些挤上车的人真的有急事,不上班的时候更愿意相信世间美好,小七,你说人脑是不是真的很有意思。 [Read More…]

  • 花子,还跟着你环游世界吗?

    小天同学有一个玩偶,用那种粗粗的毛线做成的兔子形象,因为毛线的颜色太花了,她把她叫花子。我曾经鄙视她,在遥远的伦敦买了一个made in China的毛绒玩具。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花子手长脚长像极了小天同学,曾经有一段时间,她去哪里都带着它,我看见过它在酒店床上的照片,也看见过它靠在飞机的双层玻璃窗上看风景,有时候我们放了行李在酒店,花子也还是会在小天随身背着的挎包里;更有甚者,我曾经丢花子去打它的主人。 [Read More…]

  • Out of control | 失控的生活

    早早计划了小长假要去旅行,按照我们的计划州游中国,把所有带州的地方都自由行一次,我不知道能坚持几座城市,也不知道能否真的做到那天中午心血来潮时畅想过的未来。

    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下班,走路,吃饭,睡觉。生活失去了迷人的色彩,忙到连攻略都没有时间去看,只是在临行前买了一张单程的车票。 [Read More…]

  • To be or not to be 原来英文也可以如此美

    一直想单独来写下那部《哈姆雷特》,乌镇网剧场好远,有大片瓦力的屋顶看上去既复古又现代。我提前了很久去到那里,因为是国外的剧,一开始只是想着好好去重温下经典就好了,并没有报太大的期望。

    [Read More…]

  • 晴耕雨读,才应该是最值得拥有的生活态度

    2016年的乌镇戏剧节,我其实没有太多的期待,大部分都是外国的剧,除了何老师的水中之书以外,我一点不知道哪部值得买票,推荐指数看得又特别头疼,感觉什么都不能放弃,又好像什么都可以看。

    14号的时候从深圳飞杭州,杭州再大巴到乌镇,我鸡飞狗跳的完成了城市间的穿越。赌徒讲的是德语,我看得一脸懵逼,虽然开场之前我已经破例看了剧情介绍,但是依然混乱了整个前半场。 [Read More…]

  • 谁是谁的影子,谁有怎样的命

    《七月和安生》是一篇短篇小说,《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电影。同名的话剧我也看过,但不是江小爬的版本。话剧里他们保留了那棵树,保留了安生爬到树上对着七月喊,有好听的音乐,我一直纠结于安生那句话被改编了。在电影里,树没有了,那句想要等的话自然也不期待着会出现。我还纠结于安生和家明在寺庙里的那句话也从来未在其他的形式里出现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