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说江玉麟

    TATA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江玉麟,我哑口无言,回到那个古老的问题,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那么喜欢一个角色需要理由吗?也许是需要的,一个好的角色要塑造得成功,有吸引力,是剧本的功劳,更是演员的功劳,江玉麟这个角色并没有因为小制作的局限而失败首先就是剧本的功劳,其次当然是小囡的功劳,一向都觉得小囡有一股子的英气,这样的英气使得她在刚刚出道的时候,即便是参加很多大制作的时候并不会因为角色出场次数的不足而使得角色不够饱满,恰恰相反,因为她的演绎使得很多更加主要的角色暗淡不少,比如:雷霆第一关的阿姐,比如天地男儿的松伶。

    [Read More…]

  • 毕业告别帖

    一半欣喜,一半忧伤

    2007年,在北京呆了四年以后,我终于要离开,在我认识的人中也许有不少在欣喜着我的回归,也有不少人在为离别忧伤吧。

    我实在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我的回归,是热切的或者不情愿的,都好,都是关心我的,回到昆明既然已经是一个不会改变的事实,那么让那些在昆明可以见到的人们都可以微笑着迎接我吧!

    [Read More…]

  • 乌鸦不是吹出来的

    今天是某人的生日

    这个在我一认识就叫嚣着要出国的人

    一直有种感觉 [Read More…]

  • 读文有感

    昨天刚发了一篇博客,然后乘机看了一下以前的文字,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挺矫情的,一直都在卖弄那几十个中国字。

    好像一到半夜我就有写字的欲望,但是半夜通常是没有电的,于是在实在难以忍受的时候我会在手机上写,但是那样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又确实太费劲,往往没有写完,就耐不住性子中途放弃。

    [Read More…]

  • 闲写博:6月11日

    很意外的一个人在QQ上和我说话

    就算是找借口吧

    我先离开

    还是不习惯这样说话 [Read More…]

  • 不要让法网成为遗憾

    原本的计划是,等你高举着双手,托起大大的杯子,等你将Roger Federer成功的刻在杯子上的时候,我会发这篇文章为你祝贺,然而在昨晚的凌晨,我知道又要等一年了。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你的样子,红色的球衣,有点长长的头发,还有一条深色的发带,那时候的我并没有过分的注意你,因为在那时的我眼睛里只有一个人的身影,那个叫做公主的人,直到有一天她宣布退役,直到有一天她开始坐在看台上看你的比赛,我才知道,原来你们都是瑞士人,有无数人说过,罗杰更像一个瑞士人,因为你的温文尔雅,而公主,是个十足的斯洛伐克人,因为她的骄傲。还记得你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文章里,“2005年的一月,守在电视机旁等待辛吉斯的出现,却意外地爱上费德勒。”

    [Read More…]

  • 传说中的8号风球?

    2007年的第一大场雨

    天黑的快了一些

    小雪在对面大声吼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Read More…]

  • 闲写博:6月7日

    看着法网写日志

    半夜还要忍受莎娃的吼叫声

    江玉麟,没有想过小囡的男身扮相如此这样之帅 [Read More…]

  • 闲写博:5月31日

    看了一个小城大事的MV

    大概因为是关于武俏君的吧

    开始想学习唱这首歌 [Read More…]

  • 喜欢皱着眉

    从听说小囡演过《唐伯虎点秋香》开始,我就一直想再看看这部戏,和所有知道结局的宣剧一样,我只是在等着她的出现!大概在剧情开始10分钟以后我看见她,摇着手绢,和春香斗着小心眼。我只是微微的笑了,那时的她,真的好稚嫩!她喜欢在做每一个表情之前,微微的皱着眉,那时她的眉毛没有现在的好看,《当代歌坛》上说:“很多人回头看这部戏,都是因为她,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了。”我大概就是那很多人中的一个。开始喜欢她的表情是因为不知道在哪一部戏里看见她微笑的样子,在右边的嘴角处会有一个浅浅的酒窝,那是别人没有的表情,于是我爱上这个只是有着小小酒窝的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