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

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的事。

闲写博这个词是有天无意间看到闲翻书,觉得这状态不错,拿来用用,目前我的kindle里面也有这么个收藏夹。插播一句,我果然是分类达人,在成都回上海的飞机上,颠到要吐无法睡着的时候,把kindle里面300多本书一一分类,合并成了六个收藏夹……不知道舍不得删的那个文件夹会不会越来越大……下面开始正式的闲写博。

63202040gd85b92a61edf&690

在飞去成都的飞机上,没有放什么电影,而是持续不断的告诉大家,目前处于什么位置。在电视机的左下角,一直用中英文出现一个地名,临沧。我没有走进过它,但它却是从小到大一直都耳濡目染的地方。我的母亲在那里长大,还有一帮子舅舅和姨妈。我一直希望找机会去一次临沧,如果可以带上一大家子,倒也不错。老妈时不时就会给我讲起因为地震的关系他们经常去操场搭帐篷;军训时教官使坏让他们卧倒在水泥塘里,她从来都不会听话,而是跑到干燥的地方再趴下;逃早操时,她飞快转身四平八稳的趴在上铺,听着别人躲在床下被教官拖出来说你躲到老鼠洞里去好了;听外婆说老妈在学校风光无限,以至于舅舅去读书,别人都称呼他是XXX的弟弟,舅舅回来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声称有自己的名字。有时候会觉得,我身上那股子叛逆张狂的劲是遗传了她,可惜我们都是倔到死的人,在初中一次严重冲突之后,才开始学会慢慢善待彼此,我也是从大明宫词的武则天之后,才知道原来母亲是多么值得尊敬的称呼。

厦门的一周,和人说话,或者沉默。一直是坚定的放空状态,脑子里没有任何事,本来带了书本和电脑,也懒得打开。倒是清晰知道了以后再去旅行,可以少带很多东西,回归到轻便出行的状态。喜欢沙坡尾那一湾水,虽没看到jojo说的跳跳鱼,但白色的水鸟也不错。吃了抹茶和咖啡味的巧克力,已经满足。烧饼说旅行回去坐在办公室里突然开始干劲十足,我们其实在厦门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逛菜市场,走路,做饭,聊天,喝茶,吃冰淇淋,发呆。生活,原本就是如此简单而已。活在当下就好了,不过多地追忆过去,不过多地畅享未来,过好了当下,自然有美好的回忆和未来。

抽烟说,一个青春有20个朋友,在外人面前是个成年人,但有那么一帮人让你可以变成小孩,还想TMD多牛逼啊。当然他也有很多我不认同的观点,只是我们可以求同存异。当他三更半夜把椅子坐塌,说起那句“我觉得你做的事情很酷啊”,其实对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自己的事情,若是能够得到一些朋友的认可,就应该心满意足,若是还可以有人觉得很酷,简直就应该敲锣打鼓大肆庆祝。本来难得见面,想聊聊最近的过往,见到的那一刻反而没有了想说的欲望,既然已经是过往,又何必再去提及,不再逢人诉说,其实才是真的放下。

晴天见的阿z说,如果一直都在不停的说话,不停的向外给予,太消耗自己了。第一天去的时候,阿春正在接受杂志的采访,结束之后进来说每次接受采访都要缓半年,我喜欢她在别人问是不是希望晴天见越开越大的时候回答,我希望晴天见越开越小。她还说,工作状态看不出一个人的个性的。因为我们都朦了面纱,以抵挡这个充满算计的世界。我们晴天见,这真是一个漂亮的约定。

《空谷幽兰》那篇文,发到朋友圈以后韩儿说,你跟我果然是一个路数的。我笑着回答,生日就差一天,能不是一个路数的么,缘分有时候很简单,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吸引什么样的人。和么么0聊了几句,说了一些话以后他停下了很久,然后打出“你赢了”,我哈哈大笑,其实并没有想要去赢什么,只是机缘巧合说到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古老的话语是有它的道理的。

厦门一路都很少拍照,鼓浪屿上只是拍了教堂,没有了拍照的心情和欲望,觉得最好的记录是眼睛,看到,喜欢,收纳,封存,就好。晚上九点租自行车去刷环岛路,我第一次和抽烟说,啊,我后悔没有把相机带出来。他哈哈大笑。演武大桥的灯漂亮非凡,沙滩上的乐队在唱光阴的故事。我想多年以后回想,都会记得那晚迎面吹过来的海风,和自己的好心情。

爬坡时可以秒杀抽烟,停在坡顶看着他大汗淋漓追上我说,你不愧是搞体育出身的,体力果然是好。站起来骑爬坡时还是会觉得左膝绵软,回来躺下觉得似乎隐隐作痛,我又不得不开始擦药。但这周走了很多路,爬了山骑了车,它都扛下来了,于是我开始对长距离的旅行有了信心,接下来需要的,不过是增强力量而已,它会恢复到之前的样子,还有好几岳等着我爬呢。从太阳热辣的厦门,回到阴霾的上海,带回一身小麦色的皮肤,配上白衬衫和牛仔裤,坐在大巴上的我还是跟着耳机里的音乐轻声哼唱,觉得小麦色的皮肤配白衬衫才是最好的搭配,黑白鲜明,简单直接,健康阳光。漫天的乌云都无法遮盖住我的好心情,失眠也开始离我远去。

昨晚回归正常练吉他、锻炼小腹和看书,笔太好写了,也是一件烦心事,一旦写得太过连贯,我的字就快要飞起来,着实不想要如此不认真的写读书笔记。问3G先生,如果家里的笔都写完了,我是否可以去买一支极好的钢笔,他点头说好,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家里的写完了,我会再给你拿两支回来的。。。。

想到小南说,龙应台一边写野火,一边写孩子你慢慢来,简直精神分裂啊,这完全两个不同的方式。觉得我在今天写的这两篇博客,也挺分裂的。恩。

最后。我是个理科生好么,请务必牢记这一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