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北京上海腐化的人生

回家第一天被冻成狗,简直无法想象原来我在云南的冬天都是怎么度过的,在这么冷的时候我似乎没啥印象,记得有一年下大雪,淹没到膝盖的大学我也没觉得特别冷,还特别开心的出去玩。

我已经被北京的暖气和上海的空调腐化了,无法抵抗寒冷的冬天。

家里的窗户是单层玻璃,耳朵里咆哮着街边各种汽车摩托车的咆哮声,觉得不准鸣笛的政策应该适用于全国,而不仅仅是上海。

单层玻璃还很透风,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坐在书房简直后背不停有冷风吹,我突然理解了李冰冰去向往的生活里不断觉得有风是什么感觉了,甚至打破了我以后春夏在云南,秋冬在上海的老年生活愿景,觉得都在上海就好了。所以俗语说,小孩子屁股上有三把火是真的么,以前我并不这么怕冷的啊,是家里赫赫有名的不怕冷星球成员。

冷到我书读不进去,课听不进去的地步也是可以的。刚才我妈说如果太冷不如晚上就在书房睡吧,好不容易这么多暖气都加上去了,而且房间小温度提升会快一些……我真的服了我自己。

在家的时候无法安心读书和听课,不知道真的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我已经放弃了在云南的工作状态。这很奇怪。

开始看《福尔摩斯-基本演绎法》,刘玉玲真的是位好演员,难怪可以在好莱坞混得风生水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