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遇”

双女主,历史架空,因此不必纠结逻辑、官位、诗句的合理性

题记:面善,是轮回转世里的命定情缘;直觉,是鬼魂记忆中的前世心跳。相信一个人,也许来自于前世的纠缠。

(上篇)-我的振国大将军

-2-“初遇”

南宫曦在次日被宣进宫,群臣散了早朝以后单独面圣。南宫老将军也不知道其中深意,如果是册封将军的事情应该在朝堂上宣布,单独面圣?不知道有什么特别,想来南宫曦上一次请战出征是唯一一次单独面圣,不过有过一次经验,自然应该也知道要怎么应付的。与此同时,南宫老将军府上,迎来了丞相大人。几许寒暄以后,屏退了下人,丞相才表明来意。南宫老将军一时间无法言喻,这天大的消息。

南宫老将军待丞相大人走了以后就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没有出来,南宫珺去校场探视众多将领和士卒以后回来已经是下午时分,走进府邸就觉得有些奇怪,院子里不见一人。大堂里也不见三姐和父亲在谈论早朝后的事。好不容易在长廊中遇到一个小吏,也一副躲闪的目光。南宫珺顿时觉得有事情发生。

“姐姐!”南宫珺推开三姐的房门,急急呼唤。

房间里空无一人。

“三姐不在?”南宫珺问身后低头的随从。

“三小姐一早就被宣进宫面圣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丫鬟小声回答。

“哦~”南宫珺所有所思的应了一声。三姐进宫,会有什么事情?边关报急,应该叫上父亲的,册封之事?单独面见也不是没有可能。

“父亲呢?”

“自丞相大人来过府中之后就一直在房里呆着,没有出来过。”

“丞相大人来过?”

“是,似乎是早朝以后就同老爷一同回来的。在大堂里谈了很久。”

“谈什么了?”

“不清楚,屏退了所有下人,怕是朝堂上的事情吧。”

南宫珺径直的走到父亲房门口,轻轻叩门,力度虽小,却掩饰不住急切的心情。南宫老将军开门让他进去,开始的谈话声虽然急切,但都还保持着低调的语气,终于,院里的丫鬟小吏们开始渐渐能听到争吵的声音,只听见一句,“我去和他说,原来这大将军背后要那么多的交换条件,这样的大将军,不做也罢!”随即房门被踢开,南宫珺满脸红光,青筋爆出,谁也拦不住的样子。

“守儿~” 南宫曦在房间的拐角处,只是轻轻叫了一句。

南宫珺迈出去的脚停在了半空中,他回头看南宫曦,一脸的痛苦。

“三姐,你怎么可以那么镇定?”南宫珺一脸着急。

“在战场上杀敌,千军万马在我面前我都不怕,这么点事情,又何必着急呢?”南宫曦淡淡说道,依然无法掩饰语气里的无奈。

“你是大将军,理应在战场的,他后宫三千嫔妃,为什么要一位将军参合进去,后宫根本不是你的天地。”

“可这天地间都是他的。在战场或者后宫,又有何区别?”

“……”南宫珺突然就堵塞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说服这个他一直敬重的三姐。

就这么沉默着背对着南宫珺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南宫曦终于反应过来身后还有个人,之前的那些话,与其说是说给珺儿听的,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

“那么久不说话?” 南宫曦转过身来问。

“能说什么?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说的话,真能改变你的想法么?”南宫珺叹气说道,在南宫府里,就连南宫将军都无法说服的三姐,自己又能有多少重量。“我一向都自认为只有盖世英雄才配得上三姐你的,即便不是文韬武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至少也懂你在战场上的奋勇。但是皇上?那个自小就长在宫里的人?怎么会懂得战场?”

南宫曦安静地听完南宫珺的话。不发一言。

“他答应我,不会逼我,给我时间想明白。”等到南宫珺已经没有了那么急促的呼吸,南宫曦才缓缓吐出一句。

“想明白?那不依然是要嫁?”南宫珺在听到前一句的时候都还在庆幸,后一句又让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就是说,我们再也无法并肩战斗了?”

“男儿自然是向往战场的,上阵杀敌是男儿无比荣耀的时刻,女儿家终究是要嫁人的,不过嫁了一个万人之上的人,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南宫曦默默地说。

“所以你是希望去做他后宫里随时会被忘记的女人?所以你忘记三年前你离开战场时说的有一天你依然会和我并肩作战?所以你就忍心丢下我独自去面对百万的骠骑?”

“守儿已经长大了,可以独自面对的了,终有一天,你会有自己的大将军封印,带领百万雄师。”

“你在身边的那三年,才是我最奋勇杀敌的时刻!”南宫珺终于忍不住说出这话来。情绪激昂得满脸通红,拳头捏的紧紧的,似马上就要暴怒跳起一般。

南宫曦伸手去握他的拳,“守儿,你冷静一点。”

南宫珺在她手碰到自己手的前一秒,缩了回去……淡漠地看着她,转身离开。没有再回头,南宫曦的手停在半空中,看着南宫珺背影渐行渐远。从小,就跟在自己背后三姐前三姐后的南宫珺,终于在此刻,给了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南宫曦出了勤政殿呆呆地站立在门口,望着层层叠叠的金砖红墙,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单独面圣,居然收获的是这样的一个消息。

“曦……南宫将军,怎么在这里?”南宫曦听到一个声音,这声音婉转悠长,似乎把她从一场噩梦里救了出来。抬头一看,是长公主——夏暖烟。

“南宫曦见过长公主。”南宫曦照旧施了礼。

夏暖烟看她依然出神的样子,也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转头问身旁的王公公,“南宫三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失神落魄的?”

“从殿里出来就发了呆,奴才也不知道她与圣上到底谈了什么。”

和皇兄密谈,如果是好事,应该万般高兴,如果是坏事,多半这跟在皇兄身边伺候的王公公早就变了脸。一时之间,夏暖烟居然没法猜出这对面的人内心里泛起的波澜。

“找人送南宫将军回去吧,小心点别出什么事。”夏暖烟和跟着自己的大太监嘱咐了一句。转身准备进正殿去见皇上,将将要迈门槛时,转头又看了一眼南宫曦。王公公已经忙不迭地先行跑去通报长公主来了。

一阵寒暄之后,夏暖烟突然提起了在门口呆立的南宫曦。“不知道皇兄和她说了什么?这幅呆立的模样倒是从未见过。”

“朕打算收她做妃。”夏君啸语气里带着皇帝的威严,但说出来的话,却似乎底气不足。

夏暖烟眉心一跳,果然是一个没有想到的消息,再回想起南宫曦在门口时的样子,夏暖烟了然于心——她不愿意。

“朕知道,这个决定对她而言多少有点突然,但是想必让她上阵杀敌,我更希望她安全地待在我身边。”

“先不说突然这一话,她是南宫家的三小姐,她的大姐是云庭的王妃,这样一来岂不是……”

“朕也知道,不合规矩辈分,但朕管不了这些了。而且,她也并非南宫家亲生,不过是一个养女,对他们来说,这是天大的荣耀。”

“从几时起,皇兄关心的不是如何做一个旷世的贤君,而是给人天大的荣耀了?”夏暖烟的一席话,深深刺痛了夏君啸的心,他一时无言以对。不过纵观整个朝堂后宫,也只有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敢这样直言不讳地和他说实话了。

南宫珺连续几日都吃过早饭就飞马到郊外,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芦苇地,跳下马拔出腰间的长剑,胡砍一番。几日下来,只见整片芦苇地,都七倒八歪的样子,累得跌倒在草地上。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那个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的三姐;那个在父亲震怒时,护在自己面前的三姐;那个总是在战场上最危急时刻将枪挡在自己面前的三姐;那个在硝烟中只要回头看到那一袭白袍自己就获得力量,奋勇杀敌的三姐;那个看着他练字习武的三姐;那个被送回都城,一再回头看他的三姐。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眼睛花花的?”突然一个声音闯入了,幼嫩的声音,“你在哭吗?”

南宫珺厌恶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一张不想看到的脸。若秋郡主立在面前。“谁说我在哭了,不过风沙迷了眼睛。”

“哦,这个我会,小时候母亲教过的,别动我帮你吹出来。”说罢就动手紧握住南宫珺的脸,鼓起腮帮子,进而按住南宫珺的上下眼皮,使劲吹了一口气。南宫珺本来就是找了一个借口,被她这么一吹,反到弄得泪眼婆娑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好了吧,娘教的这个办法可管用了。每次这么吹,我都很快没事的。”若秋还在一边得意于自己的“帮忙”。

“……多谢郡主!”南宫珺哭笑不得,只好拱手多谢,准备离开。若秋似乎看出他要走的意思,一把拉住他的手。

“不要走,我和皇上、母亲一起出来的,看这片芦苇很好看,就跑过来玩,可是忘记了回去的路,你能不能帮我找找他们?”

为什么每次都是因为贪玩走丢,一个五岁的孩子他们就不能找个人看住吗?南宫珺实在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见到那个圣上,语气糊弄的找理由:“我还有别的事情……”。

可是若秋并不理这些,拉着南宫珺的手不放,一副死乞白赖的样子。南宫珺又不能对一个小孩子动手,只好宽慰道:“好了,好了,我帮你找就是了,不过不要再拉着我了,我跟在你后面走,男女授受不亲,被皇帝看到了,我多少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好吧,我不拉着你,但是皇上可好了,不会随便砍人脑袋的,而且你帮了我,我叫他给你赏赐的。”若秋一脸高兴的样子。

凭着那迎风招展的旗子,南宫珺很快找到了皇帝,一旁的妃嫔和长公主面带焦虑。见到远远的淡黄色女服,都往这边看了过来,夏暖烟的脸上顿时松了一口气。

“南宫珺,果然英雄出少年,不但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刚回京城就帮朕找过一次郡主,这次又是你找回来的,看来你还真是若秋郡主的福将呢~文又可高中状元,实在是我朝得力的辅臣啊~”皇上看到是南宫珺送若秋回来,赞赏不已。夏暖烟并没有说话,倒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位当朝的新科状元。

南宫珺看着笑盈盈的皇帝,突然悲苦起来,这样一个比爹小不了几岁的人,一个有着若秋郡主这样年纪侄女的叔叔,要纳三姐为妃……

“保护皇上,保护疆土,是微臣应做之事。既然今日偶遇皇帝,下臣有一事相求,万望陛下恩准!”

“听闻南宫珺从不理朝事,今日有求于朕,必然是万不得已,但说无妨。”

“这……”南宫珺没有料到皇上如此坦诚相对,更猜出此事万不得已,一时竟语塞。倒是皇上看到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像似明白什么似的。

“既然此刻不便说白,时候又不早了,那明日早朝之后,你可单独来见我。”说罢挥手示意浩浩荡荡的人群起驾回宫。

“臣遵旨,臣恭送皇上!”

夏暖烟望着这个少年决绝的样子,大约猜到他的用意,说不定自己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OS:进展缓慢……过渡篇码得我急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