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行之一:齐云山+西递

原本以为可以一天写完,结果码了好几天了……才写了一点点,干脆分开发吧。

一开始就打算自驾黄山的行程,因为小葛同学说那边也有个齐云山,是道教四大名山之一,我顿时来了兴趣,一向觉得道教庄子的观点,比佛教更得我心,可以权当爬黄山的热身。只是去了这齐云山,怕是爬山的行程上又要多了一列——四大道教名山,这单子列得越来越长了,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爬得完。

自驾约350公里,我间歇着开了260公里左右,中途错过了大型的休息站,于是小型休息站里也只是闲逛上了卫生间,简单吃了带着的食物,然后换人当司机。顺利到达黄山市屯溪区,距离晚饭还较早,屯溪给我的印象很好,我们选择住的地方可以步行到达新安江,江面挺宽,步行去屯溪老街的路上会路过江心洲广场,江心洲修建的很好,有环岛的绿道和巨大的足球场,绿荫如盖,虽然到达的当天阴天下雨,需要撑伞,但是突然觉得有江水的小城有别样的风味。

跨过了新安大桥,突然发现一家玻璃幕墙的新华书店,亮灯的样子很好看,在异地遇到一家好看的书店,这本身就是一件愉快的事。先去屯溪老街吃了饭,家长们走不动就先打车回去,我偏执着去逛了逛书店,似乎没有遇见非买不可的书,他们的分类倒是很有意思,名著叫做群星闪烁时,正巧我今年准备读这本书;加上烧饼同学的飞机快要落地,于是回酒店开车去接机。

书店

屯溪机场小小的,送机和接机都在一处,也没有那种不能在送机道路上接人的要求,我们刚刚开到,就看见烧饼同学电话里叫这是你们的车么?去程时跨江走了另一座桥,远远地看见亮灯的一座桥上有廊亭,想着回程的时候要走一走。于是接上烧饼之后执意导航开过了文峰桥,虽然很堵,但车子开过去两边桥廊上的灯光还是让我很欢喜。

第二天家长们一早跑去买早餐,我们走到半路听说已经买回了,还是希望烧饼看看新安江,于是小葛同学操着上海话答应先回去,她刚转身烧饼问我这都说的是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懂。若不是这个问题,我都不知道这些年我原来已经锻炼了不错的上海话听力(恍惚间想起自己之前写过我大概会和周庆长一样,学会听上海话,但是就不会说)。走到江边天气很好,简单看了两眼回去吃饭,出发前往齐云山。

车子停稳以后,小葛一家三口去找缆车,我和烧饼找步行上山道路。还未上山已经走了一公里多,半天才到登封桥(若是后续有人参照游记,步行上山记得把车子停在登封桥附近)。登封桥只有石板石桩,桥上没有廊亭,巨大的石墩前后是流线型,倒是保持了最古老的样子。穿过了登封桥和一片小村落,看到登山的牌坊,旁边写着有13座亭子就可以登顶。

途中巧遇中学生们结对出行,不知道是春游还是夏游,爬过了两座亭子,停下来固定护膝和小腿绷带,还被路过的男人们说,这个东西不错,看起来像红军的绑腿。爬山期间还有一只黄狗一路跟随了好久,吓得我来回乱蹿,期待离它远一点;久未锻炼的我在某处陡峭的路上心跳一度跳到170,不知道有没有吓到烧饼,叫我赶紧沿途站好休息一阵。沿途遇到一些下山的阿姨,感叹大家的好体力,总忽悠我们还有很远,还需要好几个小时,等爬到第10个还是11个亭子的时候,小葛同学打来电话说他们刚进了山门,以之前亭子之间的距离,我预估还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不料最后几个亭子间的山路渐陡,我们居然不到20分钟就爬到了山门-似乎是渐入仙关亭,十三座亭子的最后一座。步行上山的路,直到这里才准备收门票。

进了山门不远就是望仙楼,远远地可以看到天街。状元桥旁边有一个巨大的寿字,没有什么标记,若不是我站在旁边拍照,险些错过了,一路上和烧饼讲薇薇安·迈尔,回想看到那纪录片的时候,还是觉得每次看到她的摄影照片都会热泪盈眶,我一度把自己的相机都设置成1:1正方形黑白的镜头,被某人说是否要学她。

一线天的两侧有不少石碑,但总觉得没有好好保护,字迹已经模糊,其中有两个狂草的完全读不懂,和烧饼打趣说文化水平有限,还无法参透草书的魅力。道教的地方没什么香火,意外的用黑金滤镜拍了好几张喜欢的照片,烧饼说我就不拍了啊,你回头发点给我好了。

在金鱼池旁边会和了小葛同学一家,一心不想去天街,准备缆车下去吃饭,于是听说我一度心跳170更是觉得不能再爬了。虽然我知道家长都会唠叨,我从来也不是什么听话的小孩,而且这还只是别人的家长……回合以后继续前进,惊现一天门,这引发我们俩痛苦的武当山记忆,当初的三道天门爬得我们叫苦连天。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讨论以往这回忆吓到了小葛同学,她刚走了没一分钟说不想爬了,转身下山,可惜这齐云山比起那武当山,可真是小了不止一点点,三天门爬完到达天街,也不过五分钟。

到处发现吃饭的地方,饭菜很香。太素宫不大,我进去溜达了一圈倒是在门口的香炉旁边找到了个别样的拍照角度,远眺香炉峰,可惜没办法去到。一路去了一线天,又辗转爬了毓秀亭,回到一线天下的玉虚宫,觉得这道教和佛教的香火差别之大实在夸张,旁边立的石碑居然是紫霄宫玄帝碑铭,裸露在外没有任何保护。这块唐寅所做的石碑,若不是太累了,坐在玉虚宫门口休息的时候查了下资料,险些就错过了。

回程路上把塞进包里的东西一路吃完,水也差不多喝完,看距离家长们要求下山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指示牌显示去揽月亭只要40分钟,于是决定再爬一次,爬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那亭子楼阁一看就是后来重建的,倒是半山腰上坐的那块大石头印象深刻。

爬完找下山的大巴车,刚刚坐上司机就开了车,按照原定时间到达了停车场,上了车问吃了什么,山下买了烧饼,被家长笑说,中饭就吃了烧饼啊。我向来觉得爬山的过程在于爬,而不在于吃了什么拍了什么,如果可以遇见美食和拍了几张满意的照片,也就够了。

开车前往西递,这个村子实在没有什么可去的,环绕了一圈觉得能看的就是一个牌坊,想去制高点看村子的全貌,家长们唉声叹气说哎呀要爬山啊……我瞬间没有了兴趣。西递应该也是在油菜花开的季节来,会好看很多,但作为一个从小就看着房前屋后油菜花田的人来说,虽然也有很多的古代院落花园,但相比而言实在不应该收那么贵的门票,要不是我买了联票,多半要吐槽到死。不过我在这里买到了所有想要的冰箱贴,和烧饼拍了一张笑得很好的照片,除了觉得自己真的肥得不行外,就当逛了一下园子吧。

决定不按照之前决定的在西递住一晚,而是直接开车前往宏村。安徽的景点有点神似湖南,每个景点的距离都要驱车半个到一个小时,若不是自驾,还真是有点不方便。

前去宏村也是为了停下整顿,如果连续两天爬山,我的腿多半是受不了,后来发现即便是停了这一天,我的腿依然不堪重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