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不要叫周报了吧

我还记得那会刚开始写的时候,贺总说不错啊,期待看到第100期,如果我一直在上班,如果我一直坚持着朝九晚六什么的,估计每过一周我都会有点要唠叨的事情。可是如今,我每天过得不知道是星期几,每天睡得昏天黑地,在写稿子和三国杀之间游走,抽出一两个小时去面试,然后无功而返。所以我大概写不出那样的周报来了。所以就随便聊聊吧。

办了上海图书馆的借书卡,他们不遗余力的在那样的PVC卡上打下你的名字,记录你的住宅地址和电话,然后用先进的仪器让你只要把书放进去就可以借走,不需要人工的帮助。我一直都不喜欢和人交流,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巨蟹呼朋唤友玩得不亦乐乎。但事实上,我惧怕和一切陌生人说话,那总是会带给我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喜欢如今社会发达的设备,他们可以把很多东西都变得简单明了,不需要交流。

可惜的是,借书的日期规定在一个月,我直到昨天才翻开第一本书的第一页,而这距离要换书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两周了。突然想,在大学的那四年时间里,还好我没有电脑,要不,我估计会在电脑面前花费更多的时间,而不是一个月可以借五本书,然后看完其中的三四本。那些日子虽然枯燥乏味,但毕竟有书籍陪伴,而现在虽然感觉过得很快,但好像时间过去了,却没有任何收获。

最近看完义海豪情,那些日本人的集中营,因为小时候看过《731部队》,我一直对集中营都怀抱着一种恐惧的心理。那时候我们家还没有搬到曲靖,能够看到最新的电视剧是来自CCAV的,也没有那么多台,唯一可以期待的,是每个周末厂里的电视台自己放的一部录像。我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看的这部电影,我记得在片头出来之前老爸叫我不要看,担心我会睡不着觉,或者做噩梦。我至今都记得里面有一个镜头是一个女人双手肘关节以下的部位被冰雪固定在一个木架子上,然后过了一天以后,一个日本人用一根警棒就把手臂敲断了。我在当天晚上果然做了噩梦,以至于在很多年以后看鉴证实录,老爸再次担心我会被吓到。

最近有人一直叫嚷着,说我来上海之后怎么不去看话剧了,大概我豆瓣的信息一路都还是一些在北京的消息,所以对于上海有些什么话剧演出之类,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上海的哪一个剧场好,哪一些演员和导演值得信赖。另一个原因是,在看过了那么多场话剧之后,我找不到了一开始那种兴奋和激动,多了更多的失望,毕竟一部好的话剧是需要沉淀的,而多少导演都还没准备好。做文艺青年的代价很大,你需要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不相关的消息就一点都不想知道人来说,难度太大了。

最近面试开始变少,因为可供投递的公司越来越少,而多数的小公司我又实在没有兴趣,不过投递中获得一半的面试机会,已经让我觉得好忙了。由于留下的钱开始出现短缺的样子,所以我需要做决定是否还可以如此挑三拣四。不过,未来总是会好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