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辛版周报第18期:母亲节快乐

一周一次,嬉笑怒骂说说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1]权力使人疯狂

掌柜的总是在说,我这个权限也没有,那个也不让改,XXX也不能弄,我到底是不是主编!周五下班前她终于做了一次主编,在商量了一下午专题名称之后,在大家都觉得某一个比较好之后,她自己套用另一个做了变形,然后说就这样了。看,主编的权力!

其实我觉得就算是国家政策的专题,一样可以做的好玩有趣(如果有一天我有了权力会这样做的),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刻板、正规,才算是国家政策的新闻呢?如果你一开始就无法接受不同意见,就应该自己定下来然后用,不要来所谓的头脑风暴。

 

[2]职场大战

在办公室上演了一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戏,看的我这个胆战心惊,不知道是不是我和其中一个同事的关系更久的原因,当所有人都觉得TA太嚣张的时候,我觉得。。。能在这个职场里面保持住自己的个性是件很酷的事情。有多少人已经被磨成里圆外也圆的玻璃球了?还有多少人是保持着里方外圆的?而这位同事大概经过了那么几年的职场还可以保持自己惯有的方形,着实让人敬佩。只是,大家都说这样会吃亏的,不知道是职场的错,还是社会的错,又或者是我们错了?

 

[3]回学校

当我坐上熟悉的968,路过新发地、高米店这些熟悉的地名时,当我背着双肩包走在后面墙外的林荫路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刚到北京求学的时候,可是这一晃,我都毕业四年了,又一个“大学”在生命里走过,学校大体都没有多少变化,说实话在篮球场终于变成胶皮地之后,要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找出什么特别大的变化还真是不容易。学校的荣誉栏里还有07年乒乓球女子第四的字句,“红楼”变成了“灰楼”,老宿舍楼也修缮了下,新宿舍楼前,立起了高高的攀岩墙。星光大道还是那个样子,旁边的小松树长大了不少。

 

[4]母亲节

老妈的手机电池不太好用,于是总能充了一天一小时就没电了,但是母亲节那天她还是会开机,因为知道我会发短信,我记得第一次我在这个节日送礼物,是和菜头一起在麒麟东路上乱溜达,然后突然想起那天就是母亲节,于是我们穿过阿诗玛圆形的天桥冒雨去买康乃馨,还夹杂了一些太阳花,回家的时候老妈屁颠屁颠的找出花瓶来插,然后美滋滋的和老爸说:“你看,美吧~”大学的时候还是会给她短信,买花倒是少了,去年托菜头买了。因为母亲节在先,所以老爸每次都会晚一个月收到礼物,不过老妈常常会在那一天提醒老爸看短信,她有这自信我给她发了就一定会给老爸发的。突然想起小时候要出去玩,又不知道父母工作地方的电话,只好写字条,老妈说,老爸因为我写了“爸爸:xxxx”得意了很久。

 

[5]本期推荐

书籍: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

几米的书,很快可以看完,即便是我在网上已经看过一些图片了,即便是我站在西单的书店里已经翻过了大半本了,我毅然的把它捧回家,尤其爱那句:“大人们总是告诉我们要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可是他们吃了那么多苦,为什么没有成为人上人?”有时候童真,真的会看穿一切皇帝的新衣。

电影:在云端

既然今天说到职场,就来推荐一部有关职场的电影吧,最近在看原作,发现被骗了,电影比原作好得多,由于不了解美国职场是什么样的,原作读起来很晦涩,但电影呈现出更加丰富的人文气息,让人不得不喜欢,而且做飞机出差事实上在很多时候都不在我的生活中,而那个空背包看起来也是足够吸引人的,值得一看的一部电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