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山青

    读《浮生六记》十分喜欢,清朝写的散文,感觉已经接近于白话文,我可以大部分都不借助备注就能读懂,看他写萧爽楼里和朋友谈天说地,和芸娘出外游玩,去琉球国游历,儿子在送别母亲是说这就是永别了,觉得这种日常写起来其实也并非全无目的,也许某一天,真的有人从这里面得知我生活在哪里,又是如何彷徨和无趣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