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地有大美

    今天听完了《蒋勋讲红楼梦》,说庄子有这样一句话,世间的一切都有美的地方。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听完了他讲80回,如果说学会了什么的话,大概是豁达?虽然可能只是维持一段时间,但总比什么都没有留下要好点,读过的书,写过的字,都会变成明天的我。

    [Read More…]
  • 沉迷YM,日渐消瘦

    医院复查,其实大体上知道应该没多大事情,不过还是确定了。ok,既然无法放弃运动(说的好像你最近有运动一样),就努力解决问题好了。

    [Read More…]
  • 兰因絮果,花开花落自有时

    在如懿传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那幕被期待的皇后断发后,周公子演得静默无声,回到寝宫写了这个词。如果说如懿传能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那估计就只有这个词了。

    今天再提及,是因为最近家里人一直提及的小姨家事。小姨算是家里的先锋派,最早去学车,最早淘宝买东西,最早玩微信,如今她都已经玩上了抖音,而我从未染指。 [Read More…]

  • 跳脱世界

    假期里突发一些事件,虽然我保持着假期就不要关注工作的标准,但这件闹上微博热搜的事件实在太过蹊跷与八卦。我曾经短暂地与之有过一面之缘,印象中是胖胖的威严的人。由此牵扯到的,是总编突然说要开始整理危机公关的方法论。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方法论是一件好事,有了方法论,似乎就学会了一项技能,我决定在群里默不作声。 [Read More…]

  • 世间所有的内向都是聊错了对象

    很久不见不说话的一个人,见面聊起来还是很熟悉的感觉。最近几年身边的人走走留留,以至于我都开始不去深究到底他们为什么要走,亦或者为什么还会一叫就出现。前两天好久不聊的若水突然找我,就算我不那么敏感的现在,也会觉得她的突然出现是有些原因的,可惜非遇到我忙得快要窒息的日子,好容易搞定了活动,找她闲扯。生活、工作、感情,人生绝大部分的疑惑都来源于这三种。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让我想起了另一人。 [Read More…]

  • 暴雨将至

    周末的时候去图书馆吹空调看书,开始安妮的新书,两个多小时的摘抄居然让我右肩疼痛,估计是太久没有写字的关系,一直说要练的字帖丢在一边,一直想写的文字只是一个空白的word,一直想做的读诗的节目似乎也没有任何进展,到底现代诗开始?还是古诗开始?在图书馆的时候突然觉得可以重新写起小说,那些脑子里出现过的场景和对话,也许都可以变成文字。 [Read More…]

  • 这个城市很大,一个转身就再也不见

    我承认这标题多少有点标题党,但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感受了。早在我开始玩魔方的时候就深深体会到了,不对,应该是从消除游戏开始的。早早看到一个可以消除的块,心想等一会,先把另一些弄完,结果再回头时,就猛然发现已经今非昔比了。人生也一样。很多时候觉得可以等等,结果便真的是一个转身,再也不见了。

    [Read More…]

  • 【短篇】阳台

    任然说,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秋后的傍晚。擦身而过的一对情侣指着天空说,今天的月亮很漂亮,你看。他抬头看见挂在天边银白色的圆月,和一个开放式阳台上的一点星火。她长发披肩,手指夹着一只烟,是那种全身白色的烟,细细长长的。他转身打开路边的单元门,上四楼摆放好东西去外面的公用厨房做饭。厨房间有那种老式的六角形窗户,第一次,他心不在焉,一边做饭一边望向对面的楼。她在阳台上踱来踱去,时不时的抓抓自己的脑袋,揉乱头发。

    [Read More…]

  • 【转】下一个,不一定会更好

    作者:戴琳斯

    常听到人们这样安慰失恋的女子,你放心,你会找到更好的人。哭泣中的悲伤女子,会重重的点头,似肯定又似安慰自我,是的,我会找到比他更好的人。 [Read More…]

  • 【转】像我们这么倔强的人,注定错过一些爱

    文/张躲躲

    张大民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从灵魂到肉体没一处不妥。我们被称为法学院雌雄双煞,在一片en eng si shi 不分的湖北口音中凭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和神出鬼没不安理出牌的思路杀出一条血路,每次学院的模拟法庭中都能把对方律师和法官辩得目瞪口呆。同学们都觉得我们是完美恋人,我也觉得,张大民也觉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