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Queen’s Gambit-后记(又名胡言乱语)

    风声

    这些话其实是在脑海里不停出现的声音,在每个白天晚上想同人文剧情的时候,这些句子总是会出现在脑海里,和《The Queen’s Gambit》大体没有些什么关系,但是又是为什么我会码这篇文的初衷想法,大可不必看,就当我在这里自言自语好了。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End)

    风声

    待顾晓梦出去和接待员详细了解了这陈老师的身份,似乎也并没有打听到什么特别的消息,也是经人介绍来到书院的,时间不长,大概也就一个多月,国学学时很好,又经常不耻下问,很受学生们的喜爱,如今学院的学生其实不多,大部分都转移到了更安全的后方,这位陈老师似乎一直在等什么人,每次让他打包收拾行李跟随一起转移,总是找各类借口拖延,如今是这学院里最后一批需要转移的人了。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21)

    风声

    整整一个月,李宁玉表面上去上海各大院校寻求教职,但由于缺少推荐人士,时常碰壁,实则每天埋头研究自己的新任务——重新编写组织的整套间谍体系与密码规则,文字工作和各种情况都需要算计在内,在与晓梦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李宁玉倒是获得了不少新的灵感,比如那她“抢来”的“双科长制”,比如顾民章那条一条信息传递两种截然不同消息的“双密电”。都让李宁玉的撰写梳理工作进展顺利。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20)

    风声

    来到荒废庄园的几日,大多没有事情做,没有接到新的命令之前,能做的只有潜伏。李宁玉自从听了顾晓梦那些话之后,一直心事重重,偶尔间沉思也会不经意间皱起眉头。每当这时,顾晓梦就要叫嚣着“玉姐,难得我们能在这乱世过几天神仙日子,你就不要总对着我皱眉头了。”李宁玉会对着她笑出来,但是内心里还是绷着一根弦。几天没有休息好,加上之前李宁玉就因为晓梦假死伤心郁结,一时之间居然病倒了。

    [Read More…]
  • 标题已欠费

    不知道用什么标题了。今天其实还蛮开心的,虽然码完了字,出去走的时候还想到了“啊,第三次未亡人”的段子没写上,但是也丝毫不影响我的好心情,大不了后面找机会补吧。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18)

    风声

    躺在床上的李宁玉无法再睡着,醒来发现这次自己住进的不是客房,而是顾晓梦的房间。抬手看了眼表,凌晨3点40分,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呈现出深蓝色。

    “人家都说,手表是最好的礼物,就算万一我不在身边,脉搏跳动的地方也有它代替我时时刻刻相伴。”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17)

    风声

    三天很快过去,李宁玉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破译、提交密电,归档,从来不出剿总司令部,不和人多说半句废话,有人靠近她身旁还未出声,就被她用犀利的眼神瞪了回去,情报科的李科长,又恢复了生人勿进的模样。

    到了告别会那天清早,她才终于走出了剿总,回家换上了那身黑色的旗袍,走出胡同口的时候,看见路边剿总司令部的车,和靠在一旁身穿黑色西装的王田香。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16)

    风声

    虽然还在这剿总司令部的宿舍里,但难得身上都没有了嫌疑,这棋局似乎正式开始了。The Queen’s Gambit,意味着在我方还有一位无关紧要的人,需要在这次行动中牺牲,李宁玉盘算来盘算去,不知道这位要被牺牲的人到底是谁?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15)

    风声

    “三井大佐明鉴,小人不过是在日军司令部交班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交班的人说上次是共产党,这次不知道是哪边的?所以我推断军统的可能性最大。”王田香被吓出一身冷汗,只好合盘脱出,相比三井寿一怀疑自己的身份,在日军司令部安插了自己的人这件事,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Read More…]
  • The Queen’s Gambit (14)

    风声

    李宁玉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和顾民章当面谈一次。只是这一次,为了避免再出什么意外,她独自一人回了客房假装睡着,可无奈顾晓梦几次三番试探下身体先有了回应,依然没有逃过一劫。快要三点时,顾晓梦开灯喝水,恰好吵醒了李宁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