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暂别咖啡

    今天逛咖啡小组,突然看到一个帖子是中医让他不要喝咖啡了,下巴上长痘。我心里一惊,觉得这不就是我现在的状态么,已经长了有一段时间了,加上最近晚上老睡不着,睡眠一直感觉都不足,但是白天因为都喝咖啡,好像也没觉得很困,难道下巴长痘是为了告诉我不能这么熬了么?

    [Read More…]
  • 无力感

    《红色地址簿》深深地打动我,有时候我经常觉得,我大概也会这样孤单的结束一生。并不是害怕死亡或者孤单,而是害怕那种无力感。

    [Read More…]
  • 恢复

    今天开始逐渐恢复读书的状态,突然觉得码字码完了有一种没体会过的空虚感,也许我真的可以开一篇新的。下午读了50页书,开了一本纸质《阅读的故事》,同时也开了一本kindle《红色地址簿》。

    [Read More…]
  • 碎碎念

    早上看了小威的比赛,时常觉得不过是因为是女性,她其实早已拿过比费德勒纳达尔更多的大满贯奖杯,但似乎号召力却远远不如这两位。第二轮的比赛打得非常精彩,对手虽然是一位从前不知道的老将,但打起来也非常的给力,几次三番给小威制造了压力,只是,小威的运气似乎更好一些。

    [Read More…]
  • 渐渐上瘾

    上次偶然间挑战了666腹肌撕裂,第二天那种腹肌酸痛的感觉让我觉得,有点刺激。今天一看已经是好几天之前的挑战,不如再来挑战一下,不知道这是不是那种肌肉酸痛的渐渐上瘾感觉。

    [Read More…]
  • 无法估量的繁盛

    繁盛——也许可以作为我下一部小说的标题。

    练腿令人残废。

    [Read More…]
  • 标题已欠费

    不知道用什么标题了。今天其实还蛮开心的,虽然码完了字,出去走的时候还想到了“啊,第三次未亡人”的段子没写上,但是也丝毫不影响我的好心情,大不了后面找机会补吧。

    [Read More…]
  • 200

    今天早上有个猎头职位去面试,在别人的会议室里侃侃而谈的我,让我觉得……真是在假装自信和外向,职场真是一个变态的存在,外向的人要学会说对话,内向的人要学会多说话,也许都各有各的瓶颈要突破。

    [Read More…]
  • 一个网球迷的自我救赎

    前两天费德勒回归了比赛,虽然比赛打满三盘才分出胜负,看起来网球世界还是给了他足够的面子,评论声称与其说是苦战三盘,不如说是费sir知道各位粉丝甚是想念,于是临时决定多打一盘。在看了他那绝杀的反手直线球以后,我突然在澳网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回过味来,今年的澳网,在某一些场景上,有一些世纪交替的感动。

    [Read More…]
  • 偏财运

    今年的偏财运似乎一直都不好,打了几次牌,都以输为结果,哪怕今天一开始的时候是赢了很多的。所以今年的偏财运没有去年好吗?可是去年是本命年哎,本命年不是应该不好才对吗?我却一直觉得2020年,上天待我不薄。

    [Read More…]